洛可可繪畫中的即興喜劇

洛可可風格的畫家創造出輕鬆俏皮的戀愛場面 其中包含即興喜劇中的典型人物
作者:米歇爾‧普拉斯特里克(Michelle Plastrik) 嘉蓮 譯
《小步舞》(The Minuet),喬瓦尼‧多梅尼科‧提埃波羅(Giovanni Domenico Tiepolo)1756年作,巴塞羅那加泰羅尼亞國家藝術博物館藏。(公有領域)
font print 人氣: 286
【字號】    
   標籤: tags: , , , ,

華麗誇張的定型角色(stock characters)、簡單的情節、即興對白和戶外表演,是即興喜劇(Commedia dell’Arte,又譯藝術喜劇)的核心特徵。其幽默劇情常圍繞著年輕戀人的種種考驗。演員們不受台詞限制,可以根據觀眾的反應調整表演。這些喜劇常含有對時政的諷喻和接地氣的幽默,可以巧妙避開查禁。這種意大利民間戲劇形式也成了18世紀洛可可(Rococo)藝術運動的理想題材。

「Commedia dell’arte」意即職業演藝家的喜劇,作為音樂劇在16至19世紀的歐洲極為流行。它起源於15世紀意大利北部,反「博學劇」(commedia erudite,一種學術性的精英戲劇)之道而行之,隨後迅速傳遍歐洲大陸和不列顛群島。

洛可可風格的畫家們創作了輕鬆俏皮的戀愛場面,通常位於田園詩般的戶外環境。法國藝術家安托萬‧華托(Antoine Watteau)和尼古拉‧朗克雷(Nicolas Lancret)以及意大利藝術家喬瓦尼‧多梅尼科‧提埃波羅(Giovanni Domenico Tiepolo)的一些著名作品都是風俗畫,因畫中的即興喜劇人物而引人入勝。

洛可可之父

《安托萬‧華托肖像》(Portrait of Antoine Watteau),羅莎芭‧卡里埃拉(Rosalba Carriera)1721年作,紙上粉彩畫,意大利特雷維索的路易吉‧拜洛博物館(Luigi Bailo Museum)館藏。(公有領域)

那時巡迴劇團在外國宮廷中備受青睞,尤其是法國,畫家們紛紛拿起畫筆,將這些場景描繪出來。即興喜劇入畫,最著名的推廣者是華托(Antoine Watteau,1684—1721年),他是18世紀法國舉足輕重的藝術家之一,譽為洛可可繪畫之父。

洛可可風格起源於巴黎,名稱源自法語「rocaille」,意為岩石或碎蚌殼。其特色包括柔和淡雅的色彩、曲線優美的不對稱線條、迷人的花卉、優雅的題材以及小幅畫面。作品在頌揚休閒和風情活動之時,也在裝飾性和自然主義之間取得平衡。

華托在這個時代開創了一種新的畫作類型,稱作「雅宴畫」(fête galante)。這些畫作專門描繪蔥鬱的虛構風景中高雅的貴族與戲劇人物。儘管後來的風俗藝術家描繪了氛圍喜慶的畫作,華托的作品卻以莫名的憂郁氣息著稱。

《梅澤汀》(Mezzetin),安托萬‧華托約1718─1720年作,布面油畫,55.2×43.2cm,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。(公有領域)

華托畫風與氛圍的絕妙典範,見於其創新性的傑作《梅澤汀》(Mezzetin),此畫曾為俄羅斯的凱薩琳大帝珍藏,現存於大都會藝術博物館。畫中的梅澤汀是即興喜劇中的一個滑稽角色,總是被刻畫成愛搞惡作劇、干涉別人戀情,但他其實也渴望愛情、充滿感性。遠景中背對梅澤汀的女性雕像,突顯了他單相思的特點。他身著這一角色傳統的服飾——軟帽、短披風、條紋外套、拉夫領(又稱輪狀皺領)、及膝褲,這些都繪製得非常精美。衣服的質料是藍灰色、玫瑰色和白色的絲綢。

畫面中,梅澤汀坐在建築外的石凳上,四周是繁茂的花園。他歪著頭,一邊彈著吉他,一邊悵然若失地憧憬著愛情。華托細膩地描繪出梅澤汀長滿鬍鬚的臉和一雙大手。華托捕捉到的逼真細節,在這幅動人的畫作中很好地保存至今。他的藝術創作,習慣以對模特觀察入微的寫生為基礎。大都會博物館也收藏了這個人物頭部的素描圖。

《男子頭像》(Head of a Man),安托萬‧華托(Antoine Watteau)約1718年作,紅色和黑色粉筆,14.9×13.1 cm,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。(公有領域)

關於華托的生平,許多部分依然是謎。儘管他出身貧寒,但藝術天資和獨創性推動了他的事業發展。他28歲時被羅馬王家繪畫雕塑學院接納為成員,並擁有顯赫的私人客戶。

大都會博物館策展人佩林‧斯坦(Perrin Stein)解釋說:「他以甜美柔和的色調,向魯本斯和16世紀威尼斯畫派對色彩的崇尚致敬,同時也巧妙地用精緻的粉彩重新演繹,使之與洛可可風格的裝飾尺度和審美觀相契合,這種風格受到廣泛仿效。」雖然華托36歲就去世了,但他對法國下一代藝術家、尤其是朗克雷(Nicolas Lancret,1690—1743年)產生了巨大影響。

即興喜劇的一幕

《自畫像》(Self-portrait),尼古拉‧朗克雷(Nicolas Lancret)約1720年作,布面油畫,私人收藏。(公有領域)

朗克雷是馬車夫之子,出生於巴黎並在法蘭西之都度過一生。他原打算成為歷史畫家,這在當時是公認最負盛名的畫作類型。在18世紀的法國,「風俗畫」(peinture de genre)指的是歷史以外的所有題材,朗克雷成為這一領域數一數二重要的藝術家之一。他也擁有頗具影響力的畫作收藏者,包括法王路易十五和普魯士的腓特烈二世。

雖然朗克雷沒有直接師從華托,但他深受「雅宴畫」(fête galante)的啟發。他在這一流派中留下了自己的烙印,以作品中的當代元素、機智和對色彩的精湛運用而備受讚賞。在17世紀二三十年代,他創作了大量以喜劇人物為特色的作品。特別是在後一個十年,他的一些作品,如現藏於英國國家(名勝古蹟)信託沃德斯登莊園的《有小丑哈萊金和普爾奇內拉的即興喜劇一幕》(A Scene from the Commedia dell’Arte with Harlequin and Punchinello),獲得極高的評價。

《有小丑哈萊金和普爾奇內拉的即興喜劇一幕》(A Scene From the Commedia dell’Arte with Harlequin and Punchinello),尼古拉‧朗克雷(Nicolas Lancret)1734年作,面板油畫,44.5×58 cm,英格蘭白金漢郡沃德斯登莊園藏。(公有領域)

這幅作品中,時髦的女士和姑娘們在風景如畫的公園裡,與一群喜劇演員一起娛樂交流。畫中展現了多個易於辨識的角色。例如,普爾奇內拉(Pulcinella,英文轉寫為Punchinello)狡猾又暴躁,他的大肚子和高高的圓錐形帽子讓人一目了然,這個角色被詮釋為人類及其缺點的代表。普爾奇內拉身穿鑲有藍紅邊飾的芥末黃色西裝,在他容易上當的對手哈萊金(Harlequin)面前起舞。哈萊金衣服上布滿紅綠藍三色的菱形補丁,他戴著面具——大多數即興喜劇演員在表演時都戴面具,梅澤汀是例外,從不戴面具。戴面具的傳統源於古羅馬喜劇。

畫面左側,戲劇性舉起手臂的戴帽女子,可以認出是科倫芭茵(Columbine),她是哈萊金聰明又風騷的愛侶。小丑皮耶羅(Pierrot)坐在畫面另一側,身著他標誌性的白衣。他性格溫和,卻又天真無邪、痴情憂鬱。大都會博物館研究員詹妮弗‧米格爾(Jennifer Meagher)寫道:「這個角色後來受到19世紀法國文人的推崇,他們將富有創造力而又孤獨的皮耶羅視為當代藝術家的隱喻。」

畫中的封閉環境具有寫實元素,包括一段洛可可式的階梯和一面蛭石牆(一種裝飾性的鏽蝕工藝,在石頭上雕刻出弧形線條,紋理像似蟲蝕痕跡)。類似於華托的《梅澤汀》,這個特定場景完全出自想像,但並非所有的即興喜劇題材繪畫都是如此。後起之秀提埃波羅(Giovanni Domenico Tiepolo,1727—1804年)的《小步舞》(The Minuet),就是以家鄉威尼斯的嘉年華(狂歡節)為背景。

提埃波羅的《小步舞》

喬瓦尼‧多梅尼科‧提埃波羅(Giovanni Domenico Tiepolo)是意大利最偉大的洛可可藝術家喬瓦尼‧巴蒂斯塔‧提埃波羅(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)的兒子。小提埃波羅作為父親的助手開始了他的藝術生涯。雖然他的藝術成就常被父親的聲名所掩蓋——老提埃波羅以繁複而又生機勃發的寓言場景繪畫和壁畫聞名,但小提埃波羅本人也是一位有成就的畫家。他的繪畫主題是當代的,儘管加以了理想化。

《小步舞》(The Minuet),喬瓦尼‧多梅尼科‧提埃波羅(Giovanni Domenico Tiepolo)1756年作,布面油畫,80.7×109.3cm.,巴塞羅那加泰羅尼亞國家藝術博物館藏。(公有領域)

《小步舞》是加泰羅尼亞國家藝術博物館(National Art Museum of Catalonia)的藏品,描繪的是科隆比娜(Columbina,科倫拜茵拼寫的變體)和潘塔洛內(Pantalone)在嘉年華狂歡者中翩翩起舞的場景。背景是點綴著古典雕塑的別墅花園。科隆比娜身著菱形補丁的裙子,讓人聯想到哈萊金的衣服。潘塔洛內是即興喜劇的核心角色。這位吝嗇的威尼斯老商人,身著黑色長袍、紅色及膝褲和長襪。

18世紀的嘉年華曾吸引眾多歐洲遊客湧向威尼斯。參加嘉年華的人都戴著面具,這種匿名性使社會階層得以融合。在博物館的網站上,何塞普‧普霍爾‧科爾(Josep Pujol i Coll)重點介紹了藝術家如何「藉嘉年華來描繪民間的習俗和氛圍,那是躲在轉瞬即逝的表象和娛樂消遣背後、掩蓋其頹廢的社會」。

在這幅畫創作之時,稱為小步舞的舞蹈已風靡一時。這是一種緩慢而優雅的三拍子雙人舞,即興喜劇的表演通常以小步舞收尾。小提埃波羅在另外三幅畫中也以此舞為主題。藝術家在其生涯後期致力描繪普爾奇內拉,創作了大量的素描和一系列壁畫。他的喜劇題材畫作洋溢著藝術天賦,充滿不羈的精神與諷刺的氣息。

華托、朗克雷和提埃波羅的這些畫作向即興喜劇的變革致敬,同時也展現了藝術大師們創造永恆之美的非凡技藝。

原文Commedia dell’Arte in Rococo Paintings刊登於英文《大紀元時報》。

作者簡介:米歇爾‧普拉斯特里克(Michelle Plastrik)是一位藝術顧問,居住在紐約。她撰寫的文章涉及藝術史、藝術市場、博物館、藝術博覽會和特別展覽等一系列主題。

責任編輯:茉莉◇#

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,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。
related article
  • 冬天多少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沉悶些,有些人覺得天空烏雲密布缺少陽光令人提不起勁來。但如果我們仔細觀察,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裡也有色彩。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館裡望向天空,當天刮風下雨天色昏暗,天空不再出現彩虹,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帶點細微的灰色、藍色甚至紫色。
  •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(Padua)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(Scrovegni Chapel)。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,且意義重大?
  •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,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:「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」(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)。《創造動物》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: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,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。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(Gallerie dell'Accademia)。
  • 美國作家史丹利‧霍洛維茨(Stanley Horowitz)寫道:「冬天就像蝕刻版畫,春天是水彩畫,夏天像油畫,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(鑲嵌畫)。」幾世紀以來,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,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。
  • 聚會宴飲的傳統,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。在古希臘,有一種稱為「會飲」(symposium)的特殊宴會,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。隨後,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,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。
  • 早在1855年,也就是多雷(Gustave Doré)二十三歲時就計畫為但丁《神曲》著手繪製插圖。他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。除了神曲之外,他還為其它文學名著製作精美的插圖,如《聖經》、《失樂園》、《唐吉柯德》等等,而神曲插圖的面世,即被大眾認為文學結合視覺藝術的一大傑作。
  • 法國藝術家路易-利奧波德‧布瓦伊(Louis-Léopold Boilly)擅長畫肖像,他畫了大約5,000幅小幅肖像畫,有專家認為這樣的數量算少。布瓦伊繪畫技巧精湛,加上他的聰明睿智,創作令人賞心悅目的錯視畫(trompe l’oeil,欺瞞眼睛,譯註:一種逼真到能騙過人眼的作畫技巧);有時也創作挖苦人的諷刺畫(scathing caricatures),當中有許多是自畫像。
  • 仙子仙女和他們豐富的傳說故事,久遠以來就讓世人著迷,對英國人來說尤其如此。在維多利亞時代(1830至1900年代),仙子畫(fairy picture或fairy painting,又稱童話畫/精靈畫)成為獨特的藝術流派。這種對童話的迷戀始於19世紀中葉,很大程度上是受社會變革所推動的。面對科學進步和工業化發展,人們在自然世界之外,對於靈性世界的興趣也與日俱增。
  • 17世紀意大利畫家圭多‧雷尼(Guido Reni)的作品《聖母無染原罪》(Immaculate Conception,又稱聖母無原罪始胎、聖母始胎無染原罪)散發著神聖美麗、純潔和光芒,聖母的一顰一笑都透露出她最虔誠的心。她微微仰頭,虔誠地凝視著上帝,雙手輕輕合十,做出祈禱的姿態。看著畫作,你彷彿可以聽見天使吟唱的讚美樂音,飄揚於雲層之間。
評論